在家旅行攻略 舌尖上的环球旅行

利来W66

2018-10-13

原标题:在家旅行攻略|舌尖上的环球旅行秘鲁是公认的南美第一美食国度,而Ceviche,则是秘鲁国菜。 Ceviche是文化融合的结晶▓▓,早在印加帝国时期,土著已会腌制鱼类;西班牙殖民者则带来了使用柠檬和洋葱的地中海习俗;而日裔移民则将日式生鱼片的制作方法融入其中。 Ceviche是开胃前菜▓,也适合做聚会小食。 重酸、微甜、鲜香,特别是那酸,就像小皮鞭一鞭一鞭的抽打,虐得人根本不想停下来。 在利马,秘鲁人给与国家遗产Ceviche以最高礼遇,用洋葱、木薯▓▓、红薯、煮玉米和炒玉米粒来摆盘。 而主角就是青柠汁腌鱼生单是看一眼,就会从舌根下生出津液,准备抵挡它的酸爽。 用叉子卷上鱼生,送到舌尖,先抿嘴,柠汁的酸四散开来,就像换酒时要喝苏打水,帮你清理味蕾,准备迎接下一波的美味。

利马靠海,惯用鲷鱼或鲈鱼,鱼肉新鲜紧致,又带有洋葱和香菜的味道,嚼到最后,是海鱼的微甜▓。 如果只能选择一样食物代表法国菜▓,那么不起眼的法棍当之无愧▓。 它金黄色的外壳之下是柔软的白色内核,只需另配一块奶酪或少许黄油,就是一顿美餐▓。 当选巴黎最佳法棍面包店的米卡尔·雷代莱(MickalReydellet)开办第一家店面时,只有22岁。

过去十年间▓,他不断完善面包配方,现在每天能卖出10,000只法棍。 法棍本身是有生命的,你必须尊重温度、酵母和面粉。

最理想的法棍有一层深黄色的外壳,并释放出迷人的香气。 他一边说,一边捏了捏手中的面包▓。

面包外壳轻轻开裂,他说这是面包在歌唱。 在葡语国家或地区,番石榴酱都很流行。 特别是在巴西,老百姓很擅用它做食物▓。

里约热内卢的房东老爹拿出自己农场出产的鲜奶酪,切下一片,又舀一勺番石榴酱放在上面,示意客人一起吃下。

舌头上是新鲜奶酪的细腻绵软,口腔上部则是番石榴酱浓烈的甜和微微的酸涩▓。

慢慢一嚼,香浓的果酱沉浸在奶酪的丝滑中,甜提升了奶酪的香,醇厚的奶酪压制了果酱的酸涩。

果然是琴瑟和弦。 这个组合▓,就是巴西最著名也最家常的甜点罗密欧和朱丽叶,寓意为天作之合,也叫完美婚姻。 而与番石榴酱搭配最好的奶酪,叫Minascheese▓,Minas则是巴西东南部的一个州。

Taco是墨西哥真正的国民食物,上至高级餐厅,下至街头小馆▓,无处不在;无论是西装革履的白领,还是衣着破烂的贩夫走卒,谁人不食。

墨西哥城的一个小馆子里▓,长的像小林薰的厨子在面前的铁板上洒一点油,放上玉米饼预热▓。

然后从卤锅中捞起猪大肠,斩成碎块▓▓。

用刀一托一送,大肠已在铁板上滋滋作响。 也就一分钟,将烘得流油的大肠铲送到玉米饼上,再托到铺上草纸的盘子里,撒上一点碎香菜和碎洋葱。 浇上牛油果Salsa酱▓,再挤上柠檬汁,卷起来…..一口下去,先是玉米饼的平淡▓,像一个日本推理小说的开头。

再嚼▓,卤猪肉的浓香弥散▓,然后,墨西哥辣椒带来的刺激在口腔里奔行▓,大肠的韧,脂肪的糯,辣椒的香,瞬间抵达解谜时的高潮。 记得,吃Taco的标配是冰镇可乐,来一口,冰和甜将辣味逐渐镇压▓,肉香却部分保留▓,慢慢回升,大有绕梁三日之势。 摩洛哥广场的小馆子里▓,除了烤串,最常见的就是炉上的塔吉锅了▓。

在摩洛哥的大街小巷▓、海滩山涧,甚至山区公路的大车店,总能看到餐厅外摆着的一个个塔吉锅,仿佛离开了它,摩洛哥人就没办法做菜。

塔吉锅说起来有点像汽锅和砂锅之类的形制▓,但是比砂锅精致漂亮。

牛羊鸡鱼都可入锅,加些土豆▓,切点番茄▓,抓一小把橄榄和香草,再撒一撮盐和胡椒粉,然后放在炭火上焖烧▓,二三十分钟后,滚滚跳动的一锅肉菜就摆在你的桌上了。 肉菜是浑然一体的,脂肪和肉的蛋白质分解后和着橄榄溢出的汁水,用面包沾着这入味的汤汁,才是吃塔吉锅的真谛。

佛罗伦萨的牛肚包,尤其是中央市场那家1872年就开业的Nerbone所售的牛肚包▓,绝对不能错过▓。 只见店家先掰开面包,把面包芯挖掉一些。

从锅里捞出煮好的牛肚,这牛肚要用番茄、芹菜、香菜、洋葱还有最高机密的香料长时间卤煮。

牛肚要用快刀切条,填放到面包内,再根据个人口味加入辣酱。

牛肚有嚼劲,又不至于过韧。

香味由喉至胃▓,悠然漫长▓,仿佛一曲咏叹调。 牛肚这等下水菜,在中国传统悠久,煮涮炒皆有▓,但它的来源▓,也不过是穷人乐。 在意大利也是如此▓▓,穷人们仅能付得起被割剩下的肉,在15世纪,工人们就能在佛罗伦萨阿诺河沿岸,随手买一份物美价廉的牛肚来填饱肚子了。

到了19世纪,小贩会推着手推车、三轮车▓、再后来是自行车来贩卖牛肚包了。

现在▓,牛肚包已登大雅之堂。 佛罗伦萨四季酒店也开售牛肚包。 在可以俯瞰阿诺河落日的时髦的RivaltaCafe店里▓,甚至专门调制了一款鸡尾酒来搭配它▓。 在曼谷的街头巷尾,太容易找到PADTHAI了。

街头大厨们起油锅,打鸡蛋▓,放蔬菜▓、豆芽、虾干▓、豆腐、米粉,再浇上酱油和其他酱料,炫技者还要颠勺▓,让锅底的火焰腾升而起。 最后,炒好的、酱色的PADTHAI会被盛到高级餐厅的瓷盘里、街头普通的碗里▓、打包盒里、塑料袋里,走向食客的胃,也走向全世界▓。 即便是被宠坏的中国胃▓,对PADTHAI的味道也无可挑剔,它太好吃,又太像中餐了殊不知,PADTHAI是一份泰国民族主义+去中国化的食物。

在1930年代末期,极端的民族主义在暹罗(泰国前身)兴起▓。

时任总理举办了一场面食比赛,其背后的政治意义是去中国化,消弱中国对暹罗的影响。 从而故意远离中国的小麦面条,特意选用泰国东部靠近柬埔寨和越南之地出产的米粉,做成了大米面条(ricenoodles),并把它冠以THAI的名字▓,最终获胜者就是现在的PADTHAI。

当时,吃PADTHAI成为了一种爱国行为,这种食物也一跃成为国民美食▓。

在阿根廷的任何一个城镇,只要看到Parrillas(烤肉店)的字样,只管进去,肉食者的天堂到了。 仿佛15世纪末的哥伦布看到这片大陆时的震撼,一切都那么原始而妖娆叉子插入牛肉的瞬间▓,像钻开了一口油田,油脂汩汩而出▓;刀子切开▓,肉汁和着血丝顺着纹理缓缓流下。 身体里的野性被激发▓,迫不及待地想撕开猎物。 大口咀嚼,肉和味,在唇齿之间,在味蕾之上▓,跳着一曲最野的探戈,它们纠缠、跳跃、调情,直至平息。 阿根廷牛肉好吃,完全在于肉好▓。

19世纪,Anguscattle(安格斯牛)从苏格兰被引进美洲,而平坦无垠的潘帕斯草原,其温带气候和潮湿的环境尤其适合放牧。 因为是草饲,阿根廷牛肉的肉质更瘦、更美味、营养更丰富。 阿根廷厨师会用来自本土的木材quebracholeña来烤肉(避免桉树或松树),这种木材会增加肉的风味。 除了粗盐▓,厨师也不屑于往肉上放其它调料。

如同茶和清酒一样▓,鸡尾酒也是日本美食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 19世纪中期▓,海军准将马休·佩里(MatthewPerry)将桶装的美国威士忌献给日本皇室,自此鸡尾酒传至日本。 人们把对清酒和烧酒的热情转移到了潘趣鸡尾酒(punch)和甜香酒(cordials)上,日本酒吧也随之应运而生。 虽然禁酒令让鸡尾酒在美国放缓了流行的脚步▓,而在太平洋彼岸、纸醉金迷的东京银座区里,日益风光的调酒师们则后来居上,自创出鸡尾酒全新调制技法手工雕刻冰块和硬摇法(hardshake,如今它已风靡全球高档酒吧)▓。 在日本▓,调酒的要求极其精准,需严格遵守配方,甚至连调配一杯曼哈顿的搅拌次数也会被明确规范(据说是82次)▓。 文|Yang、尼佬、CarolynBoyd图|孤独星球杂志,部分来自网络。